首頁 >> 光伏資訊 >>光伏政策 >> 充電樁“第一股”富電綠能退市
详细内容

充電樁“第一股”富電綠能退市

时间:2018-08-03     作者:伍月明 童海華【转载】   来自:中國經營網

AG亚游集团光伏訊:充電樁“第一股”富電綠能退市 融資難逃離新三板

  被譽為充電樁第一股的北京富電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430087.OC,以下簡稱“富電綠能”)近日宣布退市。

  7月9日,在新三板掛牌交易的充電樁運營企業富電綠能正式終止掛牌。

  7月26日,富電綠能董事長龐雷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由於新三板流動性弱、融資能力差,為了企業下一步的發展,AG亚游集团決定打通新的融資渠道,引入新的融資或者選擇在港股市場上市。”

  龐雷表示,相對以往布局激進擴張,接下來的業務走向會更加平穩。主要聚焦充電樁、新能源汽車等已經盈利的項目,還未盈利的變速器等業務將會暫緩發展。

  終止新三板掛牌

  官網信息顯示,富電綠能是富電集團旗下公司,成立於1995年,前期主要從事軟件開發、醫療器械、工程機械銷售等業務,目前主要從事電動汽車直流/交流充電樁、異動充電車、智能充電站和智能充電樁的製造。

  2018年7月9日,富電綠能方麵發布公告表示,截至2018年6月29日,富電綠能未能按照規定時間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因此被新三板進行了終止掛牌交易處理。而此前富電綠能於2015年便已成功入主新三板,成為充電樁第一股。龐雷從2015年10月至今任富電綠能法人代表和董事長。

  據全國股轉公告稱,截至2018年6月29日,除提交主動終止掛牌申請的公司外,共有103家公司未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根據有關規定,按照分類處理原則,全國股轉已從2018年7月9日起,對61家未披露2017年年報的掛牌公司股票實施終止掛牌,其餘42家未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的掛牌公司,這當中便包括富電綠能。

  通常,業績下滑成新三板企業“撤退”主因。但記者發現,從2017年的業績來看,事實並非如此。早在今年2月28日,富電綠能曾發布2017年度業績,公司2017年營收9.03億元,同比增長82.05%,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4153.03萬元。公告稱,公司營業收入出現大幅增長的原因是:2017年新能源汽車和充電樁銷售增長較快。

  對於為何執意退出新三板市場的原因,龐雷向《中國經營報》記者直言,主要考慮的是融資難的問題.在短短兩年時間裏,新三板的掛牌家數由原來的兩三千家達到現在的上萬家,由於流動資金不多,從而使得融資進入了冰點時刻,企業市值評估也會因此出現較大偏差。

  “目前AG亚游集团的做法隻能是盡快打通新的融資渠道,引入新的戰略融資或者選擇在港股市場上市。”龐雷補充。

  遭遇融資之困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對於初創企業而言,融資受困極大地束縛了企業的擴張。

  “有些操之過急。”對於此前的商業策略,龐雷評價,“有時候盡管戰略方向是對的,但由於擴張步伐過快,資金鏈難以匹配就會導致各種問題出現。”

  根據富電綠能信息披露,2016年公司曾發布兩次融資公告,但最終在2017年獲得投資6700餘萬元,與預計募集資金8億元有較大差異,實際募得資金不足9%。不過龐雷向記者透露,在掛牌新三板之前曾拿到一筆7億元的融資,在充電樁領域激進發展的大背景下,仍存在資金上的受限。

  融資失利直接影響了富電綠能在充電樁布局上的進一步擴張,從充電樁行業的統計數據來看,在充電樁領域其他同行大力擴張的背景下,富電綠能被擠出充電樁行業第一陣營。

  此外,資金鏈難以匹配的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麵。2018年6月4日,據EV世紀媒體報道,富電綠能拖欠員工工資被堵門要債。報道稱,除拖欠物業的電費、物業費及人員工資之外,富電綠能更是欠了各供貨商許多貨款,各供貨商也正通過法律手段追討相關欠款。而有傳言,富電綠能賬目上隻有數千元,與此同時富電綠能名下的各個小型充電站點正在緊鑼密鼓地拆除著充電樁。而富電綠能所宣傳的運營站點中,其中大部分站點經營狀況非常嚴峻。

  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龐雷坦言:“並沒有網上傳言那麽誇張,不是完全真實的。”他解釋,公司根據現有市場情況做了戰略的微調。以盈利為驅動對一些板塊進行調整,在這個調整中難免存在痛點,而這些痛點被外界關注並誇大了。“不過,這也提醒AG亚游集团在做下一步決策時會更加謹慎。”

  記者查閱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網站發現,富電綠能於2018年在北京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中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為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與公司取得聯係,做出決定機關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澱分局。

  造血能力亟待提高

  由於融資難與運營投入增加,充電樁企業不能僅靠政策補貼“輸血”,還要自身具備“造血”能力,尋求充電業務以外的盈利方式。

  根據報告顯示,充電樁運營的盈利來源主要分為三部分:服務費、電力差價、增值服務。收取充電費和服務費,這是目前大部分運營商可期的最基本盈利方式。目前,充電樁市場存在的最大問題即收回成本並盈利的時間過長。

  龐雷表示非常看好充電樁行業,認為目前這一市場仍處於初級階段。作為技術性的服務業,要首先做到活下來,做好基礎服務,再擴大增值業務。

  對於業內所探討的盈利模式,龐雷並不擔心。他算過這樣一筆賬:“每個直流樁的利用次數為8次/天,充電服務費為0.8元/度,充電量約20度/次,一個充電樁的年充電服務費總計為46720元,每個直流樁的投入為23萬元,預計5年就可以收回成本。”龐雷認為,如果充電樁選址、運行得當,再加上充電樁本身價格下降了30%以及國家的部分補貼,實現盈利並沒有太大問題。

  需要注意的是,大量企業也開始尋求充電業務以外的盈利模式,諸如以充電樁為入口的廣告、保險、金融、售車、交通工具租賃及汽車工業大數據等。據官網顯示,富電綠能目前以充電站為基點衍生出了許多增值服務,像分時租賃、汽車銷售、汽車影院等項目都能在富電綠能的大型站點看到。樁車聯動的商業模式拓展了公司的盈利空間。

  事實上,電動汽車的發展無形中推動了充電樁建設。據乘聯會銷量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新能源乘用車銷量達到了57.6萬台,位列全球第一,相當於全球Top10電動車銷量大國中第二至十位的總和,並且保持高達68%的增長率。中國汽車工業協會預計,2018年新能源汽車銷量將超過100萬輛。根據國家四部委聯合印發的《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發展指南(2015~2020年)》,到2020年我國要建成充換電站樁超過1.2萬座,分散式充電樁480萬個,以此滿足500萬輛電動汽車的充電需求。

  但是充電樁產業的盈利回本能力依然受到業內的質疑。

  根據智研谘詢發布的《2018~2024年中國充電樁行業市場前景分析及發展趨勢預測報告》顯示,按照市場公認價格,慢充公共充電樁成本均價在2萬元,快速充電樁成本在10萬~20萬元之間,加之土地使用費、基礎設施、配電設施、運營等成本,一個充電站的總成本高達幾百萬元。僅僅依靠售電價差和充電服務費在短期內難以達到盈利的目標。

  汽車分析師鍾師分析,充電樁企業很大程度上在全國進行跑馬圈地,需要動用的資金、人力物力等花費較多,必須有好的資金來源來渡過這一最困難的時期。充電樁產業從過去幾年的投資熱轉變為理性投資,最初進入的很多中小企業由於資金實力不足、管理能力有限,逐漸在市場競爭中被淘汰,而資金雄厚的企業往往能熬過這一階段,至於行業何時會有盈利進行回本,目前還不好說。

  業內人士看來,充電樁行業機遇和挑戰並存。目前,充電基礎設施產業仍處於培育期,產品技術品質、運營服務水平等方麵發展相對粗放,仍需在技術、商業模式、支持方式等方麵著重創新,而企業隻有解決資金鏈的匹配問題,才能具有決勝千裏的底氣。


AG亚游集团光伏網聲明:此資訊轉載自AG亚游集团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他網站,AG亚游集团光伏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技术支持: ...... | 管理登录